社区动态

加拿大中文媒体北极行连续报道第七站: 追逐北极光
       
        “咚咚咚……”当一连串急促的砸门声响起的时候,睁开眼睛一看,凌晨4时,正是睡梦正酣时。就在一个小时前才刚刚睡下的记者们再次被一个响亮的声音叫醒,“快看北极光!”
 
        这一声深夜的叫门声好比是急行军中的集结号,瞬间唤醒了所有人。不到5分钟的时间,13名团员已经穿好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雪地服,聚集在酒店前的小广场上,所有人雕塑般齐刷刷仰望星空,寻觅北极光的身影。
 
        这一次的集结号得益于位于北极圈内因纽维克一家酒店的服务员艾德姆(Adam)。他在客人入住酒店的时候就提醒说,是夜可能有北极光。但不巧的是,那时网站预测的北极光中心点在离此以南六七百公里的加拿大淘金名城道森。当值夜班的艾德姆格外友善,义务替客人们夜观天象。
         
     
      但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刚才还是星河灿烂,几分钟后就已经风云大变,夜色掩护下的天际已然黑云压城,天空都不得见,更奢谈北极光。
 
        这已是第三次追逐北极光而不得。
         
 
        3月15日从多伦多出发的时候,加中华文媒体北极行的13名团员每个人心中都怀着一个“北极光梦想”。所有人都期盼在这一次克服万难深入北极圈腹地的深度采访中,能够在采访之余邂逅北极光。
 
      但这个梦想的实现一波三折。3月16日,在抵达加拿大育空特区北部小城道森时,夜里10时许,所有人冒着零下20多度的严寒,爬上五六百米的山头,在呼啸的寒风中一直等待了2个多小时,最终,拍摄北极光变成了拍摄城市夜景。
 
        3月18日,在驱车700多公里到达北极圈内的因纽维克城时,采访团的两位记者“饭后一根烟”的功夫,看到天边飘来一抹淡淡的绿光。“啊,北极光!”也就在他们呼喊同伴们拿相机的几分钟里,那一抹淡淡的北极光倏忽间消失在静谧的夜空中。从此以后,观察北极光成为外出抽烟的一个绝好的借口。
 
 
      19日的晚间,本以为能够在子夜时分看到北极光的记者们再一次失望。车行在加拿大北部边塞重镇因纽维克的时候,户外是零下26度的低温,空旷的街市和温暖的街灯,在四周的皑皑白雪包围下,安静祥和。但这一切没有给记者们带来一丝的好运气。郁闷的人们开车转了三圈后,败兴而归。几个酒中仙借酒消愁,推杯换盏直到20日凌晨3时许。一个小时后,就听见了前文所述的“咚咚咚”的砸门声。
 
       到北极看极光已经是加拿大北极地区旅游的优势项目。加拿大三个北部特区的网站上,都把北极光作为开拓当地旅游的重要看点。加拿大国家公园管理局设在因纽维克的办公室里,外联部的经理莎拉(Sarah Culley)和詹妮弗(Jennifer Costa)极力推荐当地的三个国家公园,三五天的深度旅游项目,收费要加元两三千元。虽然价格昂贵,但这些地方都有观看北极光的绝对优势。
      
 
        远古时期的神话和传说记载了北极光的现象。有的把极光比作黎明的女神,也有将极光视作战争或饥荒的前兆,还有芬兰人的传说中记载,北极光是狐狸毛皮产生的火花。但科学家们提供的科普知识说,北极光的形成是因为带电粒子以极大速度闯入地球磁场,推动太阳风吹到地球表面。记者们当然更相信科学。
     
        最终捕捉到北极光的时间是3月21日夜。濒临北冰洋的加拿大北方要塞图克托亚图克小镇,夜里11时许,户外满天星光闪耀,漫天北极光如丝如缕,从远处的天边发起,若轻盈飘逸的绿色幔帐,划破长空。时 而潺潺流动长袖善舞,时而气若游丝若隐若现,最壮观时伸手可及,仿若人在画中,再配以远处猎户人家闪烁的灯光和寒夜里的犬吠声,若一曲动静相宜的歌舞交响。
     
 
 
此次“丰泰加中华文媒体北极考察团”由多伦多丰泰超市冠名赞助,钻石赞助加拿大极地熊公司,黄金赞助瑞邦国际金融,保险赞助宏泰金融,白银赞助及场地提供Mix Markham Night Club,设计赞助至尚传媒等,特别鸣谢奇先生的友情赞助。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