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资讯

  

分析:希腊若“退欧”将对欧元区造成严重后果

1月25日,希腊将举行大选,其结果关乎欧元稳定。而为应对欧元区内持续的通缩压力并促进经济复苏,欧洲央行22日宣布逾1万亿欧元规模资产购买计划(量化宽松),全球瞩目。

  欧洲央行祭出“量化宽松”大旗,当然是根据欧元区的整体形势做出的决策,不单单针对希腊。当前,欧元区经济总体复苏乏力,欧元区通胀率已连续多月处于历史低位,陷入技术性通缩。因此,欧元区不希望希腊这个“阿喀琉斯之踵”再来“添乱”,危及欧元区稳定。

  一段时间以来,希腊“退欧”说甚嚣尘上。政治上,有望上台的左翼政党曾经发出过种种过激言论,让欧洲人忐忑不安;经济上,希腊负债累累,预计2014年希腊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75.5%,偿还遥遥无期;社会舆论上,生活水平普遍下降的希腊民众对紧缩与改革的抗拒有增无减。

  与此相对应,将希腊“剔除”之说在欧洲也偶尔见诸报端,有一定市场。比如,德国媒体曾爆出默克尔总理称希腊“退欧”是“可消化”的选择,但后为德国总理府所否认。“剔除”论的逻辑是,与其担忧希腊退出的“多米诺”效应,不如切掉这个无底洞换得机体健康。

  问题是,欧洲真做得了这个手术吗?

  先看技术层面。希腊左派声称将拒偿债务以自动退出欧元区,但“自动机制”实际并不存在。欧盟成员国只能直接退出欧盟而非欧元区,希腊的如意算盘却是:留在欧盟以享受其高额救援金及其他常规结构基金,并借此部分保留本国融资能力。左翼党领导人齐普拉斯也知退欧代价太大,近期言论已不如几个月前“激进”,似有谈判意向。可见,即便欧洲痛下“断腕”决心,希腊是否甘愿退出、以何种代价退出,都会经过漫长的谈判。

  再看宏观经济。2015年开年以来,欧元区形势足够让人心惊肉跳。22日,欧元对美元汇率大跌,为2003年9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数字显示,2014年12月通胀率初值为负0.2%。近在眼前的通缩令本就脆弱的经济复苏前景更加黯淡,还能否承受希腊退出的信心打击?

  最重要的还是“退欧”的政治后果。众所周知,欧债危机表明,成员国发展步调不一致是根源之一。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本月初发表的一份意见书中指出了欧盟两大关键缺失:一是缺少成员国“同质性”的长期有效监管,二是缺少成员国间财政转移的机制与意愿。换句话说,在“同质性”要求下,掉队的国家是否可以拥有退出机制?如可以,如何让各国在坎坷不平的一体化进程中放心交出更多主权、促进更深融合?如不可以,像今日希腊的困境,在无相互财政支持的框架下,又有何解决良方?

  总之,希腊“退欧”后果多多,不是一句“可消化”便可轻松了结。俗话说,劝合不劝离。默克尔本人日前也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表示,德国的行动始终以将希腊留在欧元区为目的。(记者 文史哲)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