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访谈
多伦多副市长凯利专访:历史眼光看市政
问:中加商业周刊      答:凯利
 
 
 
问:您担任多伦多市议员已经超过20多年,而去年自从市长福特丑闻发生以来,市府发生很大变化,您在此过程中一定有非常难忘的体验,请您谈一下这方面的感受。
答:在多伦多市府内,是由市长和各委员会主席以及市长提名的议员组成行政委员会,这个行政委员会有点像内阁的运作。市长提出的核心政策可以得到13名行政委员会的支持票,而他只需要再争取多得10票就可以获得多数支持。但是自从福特个人生活方面的问题被揭之后,这个行政委员会的功能就开始瓦解。
虽然市议会仍运作正常,市府的工作人员仍在正常工作,将研究报告送交各委员会讨论,委员会则向市议会提出建议,这一程序仍保持正常运作,但是作为指引施政方针的行政委员会的职能则开始崩溃,市长开始失去支持票数,各委员会主席变得更加自主行事,不少市议员认为应该恢复行政委员会最初设立的功能。
之前我曾担任委员会主席,也支持市长福特的主要政纲。前任副市长郝利岱当选成为省议员之后,市长福特任命我担任副市长。我继续为福特出谋划策,直到市议会对市长提出不信任票,希望改变执政者,他们来到我的办公室对我说,你就是我们希望找到的变革者,于是我从此开始担当起这个新的角色。
问:在涉足市政担任市议员之前,您曾经担任过国会议员,以您在两个不同角色的经验来比较,主要有何不同?
答:最大的区别是联邦国会有政党纪律的限制,而在市议会则没有。要参加联邦国会议员竞选,参选人首先要获得党内提名,其提名申请必须得到党魁签名批准,所以说从一开始就受到政党的控制,从此之后,党魁的政策就是你的政策,你的工作就是为其政策背书,投票时也要随政党指令投票。在市议会你则有投票和发表自己意见的自由,可以对一些重大问题发表自己意见。从这一点来说,联邦国会和市议会游戏规则完全不同。以预算规模来讲,多伦多市是加拿大第六大的政府,比很多省府还大,所以我毫不夸张的说,多伦多市议员是全国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席位。
问:您有历史学家的背景,参与伯顿的获奖历史着作《国家之梦》和《最后一颗道钉》研究工作,也曾在上加拿大学院教授历史课程。从事历史研究工作的经验对您从政有何影响?
答:我认为很有影响。当其他市议员对于议会中的问题感到沮丧时,我会对他们说,你们必须明白自己是身处政坛。研究历史,特别是研究政治历史之后,清楚了解千百年来各种政府的演变之后,你就会从宏观了解政治游戏的真相,你就不会对于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感到沮丧。我经常会联想到古希腊的公民大会,当他们尝试民主制度时,一定会有一些激烈的纷争。
问:去年圣诞的冰暴灾害令多伦多成千上万居民长时间失去电力供应,市府从本次救灾过程中学习到何种经验教训?
答:我们第一个经验就是体会到保持沟通的重要性。第二个是我们发现,社会中有一些人群并不上网或者使用智能手机,在停电无法看电视和听收音机的情况下如何与这些民众沟通,这是一个问题。所以今后我们要探讨如何发展出一个系统,让所有居民在灾难发生时可以及时了解情况,并能迅速发现和帮助最弱势的居民。这是本次多年不遇的严重冰灾之后浮现出来的两个主要问题。
问:多伦多的交通堵塞问题人人关心,您认为最好解决方法是什麽?对于士嘉堡兴建地铁还是轻轨铁路民众意见不一,您如何看待?还有人建议将嘉甸拿高架公路拆掉,您赞成吗?
答:人们想要快速方便地在市内来往,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地铁。在多伦多六市合併之前,大多市政府的官方规划指出,士嘉堡市政中心是大多伦多东部的经济中心,应该有地铁沿着雪博大街通到士嘉堡市政中心,还要有丹佛斯地铁向上延伸至此,形成一个地铁交通圈。如果我们执行该规划,那麽就应该早在1980年代已经将地铁建成了。作为一名深入了解交通规划的市议员,我不会放弃地铁规划,而去支持兴建轻铁。
至于嘉甸拿高架公路的命运,我认为,如果拆掉高架公路,改建八条车道公路,只会增加交通堵塞状况,所以我不赞成拆掉。
问:请问您是否支持多伦多岛机场轨道延长计划?
答:多伦多岛机场对于市中心的繁荣非常重要,自从我们将多伦多岛机场现代化之后,市中心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商业中心,而变成北美成长最迅速的居住中心。居民不仅是商务搭乘飞机,更多人在此搭机去休閒旅游,因此我们需要延长跑道,以供喷气式飞机起降,只要我们将噪音控制,将湖滨码头地区交通控制好,我们就应支持延长跑道。
问:您说过我们应向其他城市学习,而您经常访问亚洲各大城市,包括中港台多个城市,多伦多可以如何借鉴北京、上海、香港和台北等城市的经济发展和基础建设经验?
答:我们处在一个国际竞争环境,这些城市都是多伦多市的竞争对手。我们要创造和善用自己的经济资源。在基础建设方面,一个最大的区别是,这些地方的基础设施建设都是由中央政府拨款。我们联邦政府应了解市府的需求,市府需要财政资源来兴建工交系统。如果联邦政府不负担费用,就应让市府可以从所得税和销售税中取得资金。
问:您的选区内有不少华裔居民,他们最关心的市政议题是什麽?
答:很多人都有生意头脑,他们深知,如果要保持经济增长就要投入,所以华人最支持在士嘉堡兴建地铁,这种现象并不是偶然。华人还很重视市府帮助民众创业的活动,也很重视教育,希望有一个优良的教育系统。
问:有人建议,在市选中允许未入籍的永久居民参加投票,您赞成吗?
答:我不赞成。我认为公民身份非常重要。如果一个永久居民希望在此定居,成为我们大家庭成员之一,就应该申请入籍成为公民。
问:您对多伦多的未来非常乐观,同时也表示多伦多正处在十字路口,您可以谈一下这个看法?
答:我所说的十字路口指的是经济发展方面,例如多伦多岛机场跑道,我们是否延长?士嘉堡是兴建地铁还是轻铁,哪一个可以更好促进经济发展?
问:多伦多市选将于10月举行,您对市选结果有何预测?
答:有一本书叫做《未来絮语》,裡面是讲有人问一群未来学家,是否愿意与一群猴子一起对未来展开预测,未来学家们同意了,于是在之后20年,未来学家与一群猴子一起预测,猴子是採用拉扯东西的办法来预测,结果你猜猜谁的预测更准确?是猴子们!所以市选结果如何,没有人知道。
在线阅读